冷逆专业户

花吐症6

其实赵云也一直在犹豫要不要告诉大家,毕竟如果放任忠这样下去,万一真的出事,到时候真是自己后悔也来不及了。多一个人知道便多一个人来想办法,自己一个人可能会有许多考虑不周的地方。何况大家都是生死相知的兄弟,只要不让超知道,应该也不算违背对忠的承诺……
忠,对不住你了。
一番思虑过后,赵云下定决心,深吸了一口气:“如此如此,这般这般。”
“啊?!忠喜欢的人是……唔唔唔!”止戈立刻被早有准备的赵云捂住嘴。
赵云压低声音:“这件事我答应过忠不准说出去的,不要声张。”看三人都乖乖摇了头,才放心地把手收了回去。
“真是想不到……”关羽低声感慨。
“但是仔细一想,好像确实是最合理的人哎……”张飞跟着感慨。
赵云看他一眼,摊手:“看吧,连笨蛋都这么觉得。”
“喂你不要这种时候都不忘记损我行不行……”
“既然如此,我们现在该怎么办?”止戈问,“要不要去告诉超啊?”
“这样不好吧,大哥。”没等赵云想好,关羽就提出异议:“忠这么不想让超知道,我们怎么能直接就去说。”
“哎呀二哥,这都什么时候了,你没听昨天华佗说的吗,还是忠的命要紧啊。”张飞插嘴。
“可是忠他……”
四人悄声嘀咕半天,直到中午也没想出一个两全其美的好主意。
“唉——”异口同声地叹气。
“我看还是让他们顺其自然吧。”止戈有气无力地嘟囔。
“咳咳,目前也只能这样了……”赵云摇摇头,又嘱咐其余三个:“这件事暂时先不要跟其他人声张了。”

四个人心事重重地走在回去的路上,张飞难得地没有力气再冲刺了,慢悠悠地跟在关羽和止戈后面,然后是同样慢吞吞落在后面的赵云。
倒不是赵云成心想走得慢,叽里呱啦说了一上午,从刚才起他就一直感觉喉咙不怎么舒服,像有团棉絮卡在里面,时不时要停下来动动嗓子。
“咳咳……”难道感冒了吗?赵云摸摸喉咙。
“感冒了吗?”张飞的声音突然响起,赵云下意识一抖,气:“笨蛋,走路带点声音行不行……”
“是你自己走神了吧,”张飞瞥他一眼,“你今天可是连和二哥切磋都能走神哎——真感冒啦?”
“我……”赵云刚要开口,突然就闭了嘴。
张飞奇怪地看着他。
“咳……我没事,”赵云捂住嘴巴咳了一声,“最近是有点感冒,去找华佗看一下就好了。”
声音都有些变了,好像还挺严重的?张飞也不跟他胡闹了:“我有带天之玛娜随身包,你要不要先喝一点?”
赵云摆摆手,直接瞬身先走一步,留张飞在原地傻眼。

姓赵的今天到底怎么回事?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tbc
我终于写到这里了……

花吐症5


*忠姐姐不肯跟超弟说的原因(自己都觉得有些扯……我不管了剧情需要×)
*云妹给自己立了个flag

“我和超从小一起长大,他什么脾气我最清楚不过。如果告诉他真相,他当然不会不帮我。只是我实在不想这样。花吐症是需要向所爱之人吐露心意才可以治好的病,但是超的心性总还像个孩子……我实在没办法在这种情况下向他表明我的心意。”黄忠说这话的时候,眼里是掩不住的落寞:“我不想他仅仅是为了帮我、为了救我的命而糊里糊涂就接受我的表白。”其实何止是不想让对方为难,也是不想让自己珍视的那份感情变得如同儿戏罢了。

“所以……云,拜托你了。”

赵云皱起眉头。他能理解黄忠的纠结,但是不能理解黄忠宁愿不要命也不告诉马超真相的选择。所谓来日方长,如果命都没了,又怎么能等到马超理解他心意的那一天呢?又或者如果某天马超终于明白,忠却已不翼而飞了,活着的人又该如何懊悔?怎么看都应该先把病治好才对。
然而无论赵云如何劝说,都没办法让黄忠改变心意。

忠在感情这方面未免太过固执,赵云想。
但是赵云还是再次答应了替黄忠保密,他虽然不理解对方的固执,却也要尊重对方的固执。
只是忠的身体还能撑多长时间呢……万一忠真的出事……

“喂!云,你在干嘛啦!”
赵云回过神来,下意识看向说话的人那边,是张飞。
“要不是我二哥收手及时,你差点就被打趴下啦!”张飞跑过来伸手在赵云面前晃了晃,随即被后者毫不留情地拍开,嘴里一贯地怼人(特指张飞)不留情:“不要把我想的跟你一样弱好吗?”
“你这人……!”张飞被他噎惯了,知道嘴上功夫讨不了好去,虽然脸上还是忿忿的,象征性喊一下也就罢了。
赵云嘴里逞强,却也知道真被关羽打中可不是光趴下这么简单的事,切磋武艺的时候分心,实在不该,于是转向关羽:“咳,抱歉,羽。我刚刚走神了。”
张飞继续不忿。
关羽:“没关系。只是以你现在的状态,实在不适合继续——对了,昨天你去找忠,都说了什么?”
“啊?”话题转的太快,赵云一时没有反应过来。关羽也意识到了这一点,有些尴尬地笑了笑:“大家都很关心忠……”
张飞停止不忿,跟着把耳朵凑了过来。
赵云了然。毕竟那天自己说了要单独找忠后就离开了,谈话结束后也因为忠的请求什么都还没跟大家说。

赵云突然叹了口气。

“怎么,”关羽和张飞对视一眼,“忠的情况很严重吗?”
“……”赵云犹豫了一下:“他不肯让我说出去。”
“喂……这都什么时候啦……”止戈突然冒出来,吓了三人一大跳。
“大哥你走路都没声音的啊!”张飞夸张地捂住胸口。
“我都在旁边站了好长时间了好不好,是你自己没有注意到啦。好了这不重要,云你快说,忠到底是怎么回事?”
赵云:“……”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tbc
该坚守承诺还是听大哥的话呢,急,在线等

花吐症4

张飞撇嘴:“还要单独谈话,都是兄弟有什么不能一起说的……”
“张三哥,我们医生都知道对病人要保护隐私的啦,这可是基本的职业道德。”
“哇我这么小声你都听得见,耳朵太好使了吧?”
“中医讲究望闻问切,耳朵不好使怎么能行呢~”
……
此时赵云刚离开去“酝酿谈话情绪”,剩下的人继续围在桌前,因话题暂时中止而显得有些无所事事。平时比较话多的张飞和华佗已经开始闲聊,而另一位平时同样话多的人则一反常态地成了最安静的一个。

“不用太担心啦,”止戈低声宽慰他,“云既然这么说了,应该就是真的有办法吧。”
马超摇摇头,勉强挤出一个笑容。忠的事情终于有了眉目,本应该开心才是,但松了一口气的同时却怎么也没办法忽略心底那份空落落的感觉:为什么呢,连云都能猜到的事,自己却一点思路也没有——忠喜欢的人,到底会是谁?

午觉醒来嗓子不免有点干,黄忠压下去那股想咳的冲动,下床去倒水。客厅里的人原本两两三三地坐着,各自心不在焉地看书打游戏,他一出来,都不由自主地停下手里的动作看他。
黄忠微笑着和他们打招呼,彼此都在努力让自己看起来自然一些。马超原本也在看他,却在他视线移过来的一瞬间低下头,装模作样地玩自己的手指。
黄忠在心里叹了口气。
自从患了花吐症他就有下意识地回避马超,结果今天上午还是被发现了。对方追问了一上午自己喜欢的人是谁都没得到回答,中午怕是已经是有些生气了吧?到底还是小孩子脾气。

屋里的气氛实在沉闷,黄忠倒完水,自己端了杯子去外面透气。

把胳膊搭在栏杆上,听着耳边的风声,黄忠终于感到一丝放松。对于自小练习箭术的人来说,风算是他最熟悉不过的事物了,以前还在山上训练的时候,他就经常这样吹着风放空。那时候马超常常来找他,师父每天都给他安排了练习任务,不练完不能出去玩,马超就乖乖地跟在一旁等着他……
“感觉怎么样?”
是赵云的声音。黄忠回头看了一眼,又把头转了回去。依旧保持着手放在栏杆上的动作:“还好。这几天让大家替我担心了。”
赵云走到他身边,跟着把手搭在栏杆上,开门见山:“忠,你喜欢超吗?”
黄忠一个激灵,立刻扭头看他,对方依然平静,仿佛刚才只是随口问了一句“你吃了吗”。
认命般地叹了口气,确认没有其他人在旁边之后,黄忠放弃了抵抗:“云……你怎么会知道?”
赵云却笑了:“我猜的。”
那语气似乎还带着一丝坏事得逞般的得意。一股无力感瞬间爬上黄忠心头:“云你可不可以……”
“不可以。”赵云认真地看着他:“你也知道这个病会危及生命的吧?”
“我知道,但是……”
“如果告诉超,他不会不管你的。不过是亲一下,总好过你自己这样一天天垮下去。”
“我知道……我当然知道他不会不管我……”黄忠的语气沉了下来,“可这也正是我最担心的一点。”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tbc
对其实赵云真的是靠猜的,是一位从小心碎声听到大的女性杀手的直觉(((



花吐症3


*超弟虽然没开窍但是是把忠姐姐当成重要的人的,只是还没往那方面想
*飞云还是在互怼……

“喂喂,饭可以乱吃话可不能乱说啊。”第一个从华佗一番话的信息量中反应过来的是张飞,并对华佗牵扯到自家二哥的行为表示不满。
“我随便说说的,”华佗说完也觉得这个猜测好像有些过分,“希望关二哥不要生气。”
止戈却认真起来:“华佗你的意思是,忠喜欢的对象——是貂蝉?”
“大哥!”
“我只是按华佗的思路稍微猜一下啦……不过这样也太狗血了吧?”
曹操同样陷入思考:“虽然狗血,但是不无道理,貂蝉的魅力我们大家也都知道的。”
“拜托,忠要喜欢貂蝉早就喜欢了好不好,为什么那时候还要帮二哥追貂蝉啊?”
赵云摇头:“这次我赞同笨蛋的观点,这个也太扯。”
关羽看向从华佗那番话起就跟自己一样一直保持沉默的马超:“超,你觉得呢?”
“我……我不知道……”马超有些丧气地趴到桌子上。
忠喜欢的人真的是貂蝉吗?不知道。
如果不是貂蝉,那忠喜欢的人会是谁呢?不知道不知道不知道
现在只要一想到跟忠有关的事情思绪就一团乱,完全没有头绪。
明明应该是最了解忠的人,但是这次忠得了花吐症那么长时间才发现,现在更是连他喜欢的人是谁都想不出来……自己这个好朋友简直当得太失败了啦!
看到马超失落的样子,止戈安慰地拍了拍他的脑袋,叹气:“唉,我们这样乱猜也不是办法啊。”
赵云若有所思地站出来:“我好像……有点思路?”
大家又齐刷刷看赵云:“是谁?”
“不能肯定是谁,但我可以肯定不是我们学校的那几个女生。”
止戈好奇:“怎么肯定的?”其他人也都屏住呼吸等待云的分析。
赵云眨眨眼:“直觉。”
“切~~~”毫无疑问收获了众人的嘘声。
张飞声音尤其大:“还以为你能提出什么有用的建议呢,结果还不是一样靠猜?”
赵云依旧淡定,语气不痛不痒:“不一样。我猜的跟没谈过恋爱的笨蛋猜的当然不一样。”
“你……你怎么能这么说华佗?”
“好啦好啦,”止戈及时制止了他们两个没营养的对话,“当务之急是解决忠的问题才对。云,你真的有头绪吗?”
看止戈一脸认真,赵云也收敛了态度,视线郑重地扫过桌上的兄弟们,在一颗垂头丧气的脑袋上顿了一下:“不能说百分百有把握,但是我想我还是先单独去找忠试试看。”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tbc

躺枪的小天使:张三哥打情骂俏麻烦不要拉我下水谢谢

说起来这几天写这个写得平时打字都不自觉带点儿台湾腔了哈哈

花吐症2

谢谢大家的鼓励_(:з」∠)_

“花吐症,又称「呕吐中枢花被性疾患」。”
“具体特点为:一个暗恋了别人的人,因郁结成疾,说话时口中会吐出花瓣,若所暗恋之人未晓其意,则会在短时间内死去,化解之法为与所暗恋之人接吻,一起吐出花朵后痊愈。”*

“哇塞,这么厉害……”张飞伸手想去抓花瓣,被赵云眼疾手快地拍掉:“笨蛋,会传染的。”
“所以,忠患的是花吐症?”赵云问。难怪当时不让我说出去,还问我有没有喜欢的人。
此时其他人也都坐在了桌前,神色凝重。
马超郁闷地点头:“没错啦,而且目前都不知道忠的暗
恋对象是谁……”
众人扭头齐刷刷地看向黄忠。
黄忠:“……”
“咳……”作为半个知情人士,赵云及时救场,“我们这样忠肯定不好说的,这件事主要还是要靠忠自己吧。”
“没错,暗恋对象哪有那么容易说出口啦。”止戈深以为然。
“刘兄你好像很有经验的样子?”
“不、不是啦!我是觉得云说得很有道理嘛!”突然被拖下水的止戈吓一大跳,“哎呀好啦,那我们现在该怎么办?”
众人继续沉默。
这个花吐症说好治也好治,只要找到忠暗恋的人吻一下就好,只是到底是涉及了忠的感情问题,忠如果不愿意说出来……但是放任不管的话,又会危及生命——唉,麻烦。
“让大家费心了咳咳,”还是黄忠率先打破沉默,“这件事还是让我自己来处理吧。”
既然黄忠都这么说了,其他人也不好再参与什么,就要这么不了了之的时候,马超却怒了:“自己处理个屁嘞!要是你自己能处理怎么会得病这么长时间还不好啊!”
黄忠低头不语,其他人面面相觑。
“你们看,忠吐出来的花瓣上那些红色的是什么?”止戈突然说。所有人顺着他的视线看过去。
“是血丝,”关羽皱眉,“忠……你的情况已经这么严重了吗?”
黄忠还想说些什么缓和一下,看到兄弟们的脸色,只好闭嘴摇了摇头。
这下气氛真的沉重起来。

吃完饭作息习惯良好的黄忠去午休了,原本应该在客厅里看书玩游戏的人却全都还围在桌前。
马超难得严肃:“忠的情况不能拖了。”
刚被拉来的华佗摇头。
他俩是这里面唯二了解花吐症的人,这么一说,其他人自然也意识到了问题的严重性。
止戈:“问题是,忠喜欢的对象到底是谁?”
众人齐刷刷看马超。
马超愁眉苦脸:“我早就说不知道啦,他不肯跟我说。”
“要我说,大家都是兄弟,忠有什么不能说的吗。”张飞忍不住抱怨。
“笨蛋不要以为人人都像你一样没心没肺好不好。”
“那你经验丰富你说怎么办?”
“还是只能从超身上下手。”赵云看马超,“你觉得忠会暗恋谁?”
问一个还在看灰羊羊与喜太狼的宝宝这种问题,还是为难了些,马超绞尽脑汁想了半天还是想不出来:
“我和忠认识到现在,真的没见他对哪个女生很在意啦……而且以前忠在山上跟他师傅练功,根本没办法见到其他人啊,也就转来东汉后才……”
“啊!难道?!”华佗突然出声。
“怎么了怎么了?”止戈问。
“我在想,忠不肯说出暗恋的对象,会不会是因为……”华佗看了一眼关羽,“担心影响你们兄弟间的感情啊……”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tbc
*摘自百度百科

思路跑偏的华佗小天使

花吐症梗

cp是飞云和超忠超

第一个发现黄忠会吐花的是赵云。
原本是去厨房拿东西吃,就看到黄忠在水池边咳个不停,水池底全是黄色花瓣,铺了薄薄一层;空中还有正伴着黄忠咳嗽的节奏,纷纷扬扬从嘴里掉出来的。
赵云有些傻眼,下意识伸手想捞一些花瓣来看,黄忠却急了:“不要动!”
此时他已经轻轻触到了一片花瓣,急忙把手缩了回去,一脸懵逼地看着黄忠。
“……会传染。”

气氛一时有些沉默,赵云不自在地咳了一下。
“你怎么了没事吧?!”
“没事……”赵云被黄忠的反应吓了一跳,“最近有点小感冒而已。”
“那就好……呃,你有觉得哪里不对劲吗?”
想了想,点头:“没有。”
“那云,你……目前有喜欢的人吗?”
……这什么情况???
见惯了大风大浪的赵云此刻亦有种招架不住的感觉,但他还是努力维持了表面的镇静:“没有啊,怎么?”
对方似乎松了一口气:“也对啦。”
“云,今天的事,拜托你先不要跟大家说。”
赵云一头雾水:“啊?”
“就是这些花瓣……暂时不要说出去。”
赵云皱眉。他是尊重黄忠的隐私的,既然对方不想说,那他便不会多嘴。只是嘴里吐花这种现象以前从来都没见过,万一对忠的身体有什么伤害……
似乎是看出了他的犹豫,黄忠露出一个安慰的笑容:“别担心,云。我心里有数。”
忠不是笨蛋那种爱乱来的人,赵云想,既然他说有数想必便是真有数了。
“那……超也不能说吗?”
“不要告诉超,”黄忠飞快地补充,“我不想让他担心。”

然而这个秘密只维持到第二天中午。

中午,曹家的饭菜一向丰盛,一到饭点就吸引了一大帮人围在桌前。
张飞是第一个窜过来的,虽然按理说以他家的家底不会吃得比曹家差,不过他似乎就是对曹家大厨的手艺情有独钟。坐下没一会儿,就看到马超和黄忠一前一后走过来。
“哇你们两个怎么啦,脸色这么难看?”
马超苦着脸没说话,黄忠则自打坐下就一直咳个不停:“咳咳……我没事……咳咳咳……”
“都咳成这样了还叫没事啊?要不我去找华佗来?”
“笨蛋先顾好你自己吧。”
和关羽从院子里切磋完进来的赵云在张飞旁边坐下,日常怼人过后颇为担忧的看了黄忠一眼。
“姓赵的你不要处处找茬行不行?我……”张飞刚想发作,就被马超打断了:
“忠的病,找华佗来是没用的啦……”
“为——这什么?!”
张飞惊恐地看着一片花瓣从黄忠嘴里飞出来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tbc
本来想就写个短篇,结果发现好像不行……那干脆就连载好啦
冷cp只有靠自割腿肉_(:з」∠)_

——景睿你累不累呀?要不我还是下来自己走吧?

——你呀,要是真担心我累,下次走路的时候就自己小心一点,都这么大人了还能把脚给崴了……

——哎呀,我这不一时疏忽嘛,谁知道那里会有石头啊……而且,我这不正好给你创造了个向我献殷勤的机会嘛~你一定要好好珍惜!

——……得了便宜还卖乖。

——嘿嘿。











#哦哦哦被这对萌哭把持不住来割肉了虽然不好次但是请不要嫌弃!_(:_」∠)_


请无视稀奇古怪的配色,只有十二色的彩铅我也是不容易_(:_」∠)_#虽然线稿本身也是渣……